絲襪美人的夜行遭遇

【絲襪美人的夜行遭遇】(1)

  夜幕降臨,華燈初上,整個城市籠罩在狂歡與曖昧之中。小麗是我大學的同

學,也是我最好的閨蜜,她的性格是火辣妖嬈,而我溫柔淑女,畢業後我們共同

進入一家外資企業,成為眾人羨慕的高薪白領。可是生活的快節奏,也壓得我們

有時喘不過氣來。所以,有的時候,夜晚,對我們這群孤獨的人來說,真是一群

人的狂歡,一個人的孤單!

  今天是小麗的生日,我們難得能有機會在酒吧裡HAPPY了很久,不知不

覺已是深夜兩點鐘,而我也漸漸感到了困乏,於是和酒勁十足的小麗道了別。

  帶著淺淺的醉意,我離開這家酒吧,一個人佇立在門口等著的士回家,可天

公不湊巧,苦等了半個小時仍一無所獲。相反,不時有路過的男孩向我吹著口哨

呼嘯而過,我想無非是他們被我的性感和嫵媚所吸引,作為美女,自豪感油然而

生。小麗今天過生日去的是酒吧,因此要求我穿的性感點,大家一起放開玩玩,

說不準還會有一夜情。

  無奈拗不過她,按她的要求,我特意做了一個大波浪的髮型,搭配一件當下

時髦的白色超短緊身包臀裙,裙子裁剪的很貼身,將自己性感的身軀緊緊包裹住,

尤其是像我這種身材,蜂腰美臀細腿,裙子上半身是略帶透明的V形領,無需穿

戴胸罩,性感白嫩的酥胸呼之欲出,似露似不露的很性感神秘。可是這種裙子中

看不中用,因為裙子將身體緊緊包住導致不能走的太快,另外走起來會使臀部一

扭一扭的,稍不注意就會走光。我天生雙腿和腳比較敏感,所以絲襪是我的最愛,

它柔柔的貼在身上給我一種被呵護的感覺,安全感油然而生。人們都說絲襪是一

個女人的真正象徵,我覺得特別有道理,而且更我喜歡直接將柔軟的絲襪與陰部

接觸,絲襪外面再搭配一件透明的黑色蕾絲T褲。今天穿的是淺膚色的閃光絲襪,

在陰暗的燈光下就能發出白色晶瑩的珠光,顯得很是奢華。腳上穿的是現在流行

的歐美範裸色紅底高跟鞋,細細的鞋跟足有14釐米,我很喜歡這個高度,太高

了也不行,這樣可以使我的雙腿拉伸的更加修長,小腿變的更加柔美,雖然走起

路來有點費勁,但我很喜歡這種淑女范。

  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旁邊的小麗打趣道「哇塞!

女神哦!我要是個男的,一準兒把你推倒,嘻嘻」

  夜,更加沈了。寂靜的有點讓人害怕。今天的主題酒吧似乎有點偏僻,等了

這麼久沒有一輛的士從這經過。算了,既然家離這不遠就走回去吧,我暗下決心,

只是這二十幾分鐘的路程是比較危險的,因為旁邊甚少人家,路燈也朦朧陰暗,

偶爾會聽見旁邊建築工地上傳來斷斷續續打樁的聲音。我貓步撅腚的在這黑夜裡

踽踽獨行著,不時有陣陣涼風襲來,吹在我被絲襪包裹的雙腿上,這種感覺好享

受啊,這應該是做女人的樂趣吧,我暗自陶醉著。

  突然前面傳來一陣嘈雜的音樂鈴聲,原來是三個醉漢開著手機揚聲器,一深

一淺的向我這邊走來,為首的是一個四十多歲的大叔,渾身粗壯黝黑,一看就知

道是靠力氣吃飯的,緊接著是一個黃頭髮紋身青年,穿著似乎很久沒洗過的破洞

牛仔褲,最後的一個看上去有點傻乎乎的,似乎有點弱智;看他們身上髒兮兮的,

應該是附近工地上的民工吧。現在美女被民工調戲的事情時有發生,我趕緊提高

警惕,一手遮住自己胸口,一手往下拉著裙邊,防止走光。可是包臀超短裙和高

跟鞋決定我不能走的太快,鞋跟輕踏在小路上發出的啪啪聲音,似乎證實著我內

心的緊張,畢竟誰在這種場合都會害怕,何況我今天穿的這樣性感。那三個農民

工似乎也注意到了我,因為他們的眼神始終沒有離開我的身體,我想他們此時應

該在盡情享受這一刻吧,他們無論如何也沒想到深夜裡會碰到我這樣性感的大美

女。

  就在相互路過的時候,那個有紋身的民工朝我吹了個口哨說「美女,穿的這

麼騷,這是要去哪啊?要不要我送你啊,小心路上遇到壞人哦,哈哈」。

  我看都沒看他一眼,因為最討厭這種輕浮的男人了,但是現在的情境不同,

我還是客氣的說「謝謝,不用幫忙」。於是趕緊加快幾步,想儘早逃離他們。

  可耳畔仍能聽到後面傳來的對話「淫三啊,你得了吧!癩蛤蟆還要吃天鵝肉

哩,人家姑娘怎能看上你這種窮光蛋!」接著又是一陣嘲笑的聲音。

  可是事與願違,那個剛才取笑淫三的農民工大叔,他湊上前來盯著我的美腿

說「姑娘,你這絲襪是什麼牌子的啊,穿在你腿上真好看哩,像仙女下凡࢜6;,多

少錢啊,貴不貴?俺以後給媳婦也買雙」。

  我真是好氣又好笑,趕緊把裙子又往下拽了拽說「是wolford,五百

多一雙呢!」,我繼續往前走自己的路,估計他們也買不起。

  果然他還盯著我的美腿說「俺了個娘哎,這麼貴?誰能買得起啊?都夠俺半

拉月賺的錢了」。

  只見他還不死心,快步追上我,繞到我的前面「姑娘,你穿這麼高級的絲襪

一定很舒服吧,能不能給叔摸摸,試試這彈性,俺將來攢了錢,也給媳婦買一條

我趕」

  我有點吃驚「大叔,不好吧,男女授受不親,這樣不可以哦」,我繼續往前

走自己的路,示意他讓開,而他卻張開雙手,做個攔路狀說「姑娘,就摸一把,

讓俺試試手感」。

  我害怕不給他摸,真的不會讓我走,或許還會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來,哎,

算了,就當我可憐他吧,反正摸一下也不能把我怎麼著「好吧,就摸一下啊,快

點,我還要回家」。

  說是這麼說,我還是向後退了一步,雙腿夾緊,這樣一雙性感修長的絲襪美

腿就完全呈現在他的面前,似乎在準備迎接檢驗一樣。他果然沒有推辭,跪在地

上,伸出一雙髒兮兮的大手緊緊握住我的腳踝,自言自語著「啊,真是高級貨啊,

高級貨……」。

  我趕緊俯下身子去推開他的雙手,可無奈我這樣瘦弱的身軀,又怎能抵擋他

那青筋暴起一雙蠻力的大手呢,「好了啦,不要再摸了啊,快放手吧,大叔,我

還要回家哦」」

  可是他現在已不是撫摸了,用他碩大的手掌在我性感的絲襪美腿上揉搓著,

我本來就敏感的雙腿這樣一來都快支撐不住了,不禁顫抖,我使勁推開他的雙手

「不可以這樣啊,絲襪會壞的,快放手啊,這樣子是耍流氓了啦」」

  不料剛才被大叔嘲笑的那個淫三也從後面趕上來,將手放到我撅起的臀部上,

在我的絲襪美臀上揉搓著,調戲著說「美女啊,咋裙子穿的太短,屁股都露出來

啦,可不是我想看的哦,是你自己露的,難不成是勾引我的吧」」

  慌亂中我又趕緊將手抽回到後面企圖推開他「快放手啊,臭流氓,再不放手

我要報警了」」。可這樣一來,前面的雙腿又暴露在大叔的雙手之下,總之,前

後都顧不過來。大叔可能經過之前的撫摸,撩起了他心頭的欲火,他已不再僅僅

滿足雙手在我美腿上撫摸了,跪在地上,伸出舌頭在我的腳背上添了起來,嘴裡

嚷著「啊,真是美腳啊,這絲襪真他媽的滑,不愧是高級貨啊,小腳也真他媽的

香,真想一口吃了……」」,大叔在我的絲襪美腳上瘋狂的添著、吮吸著,我的

腳被他舔的酥麻,絲襪腳上也滿是他的口水。

  我意識到遇到流氓了,趕緊大聲叫喊著「來人啊,救命啊,有流氓啊,快來

人啊!」」。

  可是這麼深的夜,加之這條道路本來就很偏僻,有誰會來?大叔一邊舔著一

邊說「「姑娘,你叫有個鳥用啊,別把附近工地上的人都喊來,你就等著輪操吧,

做姓氏图片的软件app

他們可不像俺會伶香惜玉哦,呵呵」」。

  後面的淫三一邊揉搓著我的絲襪美臀,一邊拉著我穿在絲襪外的蕾絲丁字褲,

像發現戰利品一樣說「「叔啊,人家都是把內褲穿在絲襪裡面,咋她怎麼給穿在

外面了,而且這褲衩子怎麼還是根帶子啊?」」,說著又將充滿彈性的丁字褲使

勁往後拉,磨的我陰部癢癢的,我趕緊伸手阻止「「快放手啊,你這個臭流氓!」」。

  前面的大叔回應淫三道「「你這小娃子懂個屁,現在城裡人都喜歡穿這種丁

字褲,要說為什麼喜歡穿啊,聽說穿這個方便男人操唄,哈哈哈……」。一席話

說的我耳紅面赤,甚是羞愧;我向後伸出的雙手不但沒有阻止得了淫三瘋狂的舉

動,反而被她用我的丁字褲反綁在一起,只要我一使勁想掙脫,丁字褲就會借助

其彈性,將我隔著超薄透明絲襪的小穴勒得更緊。

  此刻的我就像被他們圍捕的獵物,任由他們猥褻著。

  淫三一個巴掌接一個的在我後面絲襪美臀上抽打起來「「媽的,老實點,像

你這樣的大美女都被老闆操了,今天就不能讓俺嘗嘗鮮嗎?說不準,俺操起來比

他們更舒服哩」」。

  我被嚇的花容失色,乞求著「「求求你們放過我吧,你們要多少錢我都給你!」」。

  前面的大叔向那個有點弱智的小夥子喊道「傻二,你還愣著幹什麼?看她包

裡都有什麼!」」

  那個傻二愣愣的說句「「哦」」,就把我肩上的包取下打開「叔啊,這裡有

兩千,還有一部手機和一包未拆封的絲襪」。

  大叔一聽樂壞了「哈哈,媽的,今天賺到了」

  我乞求著說「錢你們都拿去,放開我好了……」

  可是大叔雙手把我的美腿緊緊摟住,舌頭不斷從腳背向我的小腿遊移,淫笑

著說「錢我們會要的,放你走也可以,前提是你得把俺們大夥兒伺候好嘍,哈哈」。

  我憤怒的向他淬了一口「「你,你無恥!不可能,想都不要想,我不會順從

你們的,趁早放開我,否則報警,你們一個都跑不掉」」。

  大叔一聽說我要報警,惱羞成怒的抱住我絲襪美腿瘋狂添起來,口水流的滿

絲襪上都是,企圖向我的大腿根部進攻;雖然我的雙手被反綁在一起,無法阻止

他進一步的威脅,但我還是夾緊雙腿,不讓他接觸自己的敏感部位。

  後面的淫三看了笑著說「「叔啊,瞧你猴急那樣,對付烈女我有辦法」」。

接著向我屁股狠狠的抽起來,我忍受不了後面傳來的疼痛,為了躲避,不得不將

身體向前傾,可是這樣一來我敏感的陰部就完全貼在了大叔臉上,大叔瘋狂的吸

吮著,就像狗熊喝到蜂蜜一樣,興奮的說「「啊,這烈女流了不少水啊,絲襪都

濕透了啊,啊!真甜,真好喝,哈哈。」

  我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壞了,同時敏感的陰部不斷承受著大叔的舔弄,後

面淫三的巴掌也抽的響亮,尤其是在這寂靜的深夜,我只得斷斷續續的乞求著

「啊啊啊……,不要再吸了啊,啊!啊!啊!啊!……,要,要,要不行了啊,

額……,求你了,啊!…」

  誰會想到深夜我這樣一個大美女此刻正被這幫民工猥褻著,畫面是如此的香

豔。

  我無力的呻吟著,意識逐漸模糊著,雙腿也正在發軟,前面的大叔還在用他

寬厚的舌頭瘋狂的舔著我的小穴,襠部絲襪上面已經分辨不出是我流出的愛液還

是大叔的口水,只見大叔好像又有什麼重大發現一樣,招呼後面的淫三說「「哈

哈,這姑娘還真是騷貨,原來是個白虎啊,小穴旁邊連個毛都沒有,真是高級的

妓女啊,今天大夥兒真是賺了,待會狠狠的操吧,哈哈……」」。

  我被他說的羞愧的低下了頭,因為我平時愛乾淨,所以學起了歐美的女人索

性把陰毛都除乾淨,沒想到今天還是被他們發現而取笑。自從大叔發現了這個秘

密,舔起小穴來就更加的瘋狂,粗舌隔著絲襪死命的往我的小穴裡頂,我本來就

被他舔的忘乎所以,這一下小穴就更加氾濫了,突然大叔用他堅硬的鬍鬚在我的

小穴旁來回摩擦,只是這樣沒幾下,我就高潮了,意識也跟著模糊,嘴裡也不住

的呻吟「「啊!啊!……,不要……,要去了啊!……」

  緊靠性感高跟鞋支撐的雙腿再也支撐不住了,癱軟的我跪在了地上,只是雙

手還緊緊的被自己的丁字褲反綁在後面,這個姿勢使我看起來更加羞恥、淫蕩。

【絲襪美人的夜行遭遇】(2)

               上接(1)

  後面的淫三向大叔豎著大拇指「「叔啊,還是你行啊,才三兩下就把這大美

女搞高潮了」」。

  大叔擺擺手「「切,這算什麼啊,只能說明這娘們本來就騷,哼,媽的,剛

才還裝烈女」」。大叔說完就解開褲腰帶,脫下已經很長時間沒洗的內褲,赫大

烏黑的陽具挺立在我的面前。

  我趕緊轉過頭,不敢直視他的陽具,求饒道「「你們要對我做什麼,不要這

樣子,快放開我,我把錢都給你們,求求你了」」。

  大叔上去就是一個耳光,打的我滿眼金星「「媽的,別給臉不要臉,快給大

爺的命根子含住,要不有你好受的」」。

  我拼命的搖頭,不斷躲避他腥臭的陽具,大叔也急了,朝旁邊的傻二喊道

「「傻二,你還愣著幹嘛,你不是一直在找媳婦麼,今天叔給你找了個大美女,

做你媳婦,隨便玩,快過來!」」

  傻二愣愣的說句「「哦」」,然後伸出顫抖的雙手,隔著我透明的網紗,摸

著我的酥胸,一邊摸著一邊說「「啊,大姐姐的奶子真的好軟哦」」

  由於我不喜歡穿胸罩,加之這款連衣裙的上邊又是薄紗透明的,所以性感的

酥胸被他摸的好敏感「,傻二在我的雙乳上不斷揉搓著,卻將雙手停留在我的乳

頭上「」大姐姐,為什麼你的乳頭是硬的呢?」

  我被他這個問題問的好害臊。而一旁挺著陽具的大叔說「二啊,要說你傻你

還真傻,你的大姐姐發騷了唄,哈哈……」。

  說完大叔又用他的陽具往我性感的紅唇上蹭,我只能緊閉嘴唇,四處躲閃。

  突然,大叔生氣的從身後掏出一把寒光冷冷的匕首交給傻二「「傻二,你大

姐姐要是再不聽話,就先把她乳頭割下來玩玩」」。

  傻二說聲「「哦」」,就把我胸前面的薄紗割出兩個窟窿,這樣我性感的雙

乳就衝破薄紗的阻隔,挺立著暴露在了外面。

  月光照在明亮的匕首和我雪白的雙乳上,我被嚇的瑟瑟發抖,只得哭著說

「「大叔,我聽你的,求求你不要傷害我,你說什麼我都願意」」

  大叔樂呵的讓傻二住手,然後一臉蔑視的對我說「「那還不快點,老子等不

急了都」」

  我只得輕啟朱唇,含住他滾燙的陽具,用性感的嘴唇來回套弄,我屈辱的淚

水順著面頰一直滴到他的龜頭上,大叔又用手將我一頭秀美的大波浪披肩長髮,

斜著全搭在我柔滑的右肩上,然後笑嘻嘻的說「「哈,好有女人味啊,比明星還

好看哩」,又惡狠狠的朝我喊道「「媽的,不許哭,給老子憋回去,小嘴再給俺

含深點!」」

  我不得不按照他的吩咐,繼續將他腥臭的龜頭往喉嚨深處含,可是陣陣腥臭

襲來讓我作嘔,幾乎讓人窒息,我不得不又鬆開他的陽具,稍作喘息,龜頭上的

前列液仍然在我性感的嘴唇上拉出一條線,甚是淫靡。

  大叔意猶未盡,托著我的臉說「「姑娘的口活真不賴,怪不得嘴唇上塗了這

麼亮的口紅,原來是要吃你叔我的大雞吧,哈哈哈……,讓俺再給你性感的小嘴

濕潤濕潤」」說完就拿著他滲出前列液的龜頭往我性感的嘴唇上蹭,摩擦了幾圈,

使我本來塗著潤唇膏的嘴唇變得更加閃亮,仿佛一張小嘴專為男人吹喇叭而生。

  後面的淫三看了說「「叔,既然這妞現在變得聽話了,咱把他的手解開吧」

  「也好,讓這大美妞扶著我的大雞吧做口活,哈哈,我喜歡看她聽話的樣子。」

  雙手被解開讓我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可事情遠沒有結束。

  後面的淫二不斷抽打著我的絲襪美臀,嘴裡嚷著「」咋的了,把你手解開了

要聽話知道不,知道該幹什麼嗎?」

  說著又是一陣抽打,我忍受不了後臀傳來的痛楚,只得求饒「是,別打了,

知道了,啊……」

  還沒等到我反抗,前面的大叔已經把我的左手拿去按在了他的龜頭上,大聲

向我喊道「「握緊了,趕緊吃,哈哈……」」

  我極不情願的再次將他的陽具含住,大叔不斷的指點我「「對,小手要有節

奏,用舌頭舔,再深一點,好的,技術真不錯,平時沒少給人做吧,哈哈……」」

  其實我真沒有給男人口交過,這是我的第一次,此刻握住他滾燙的陽具,任

由它深進淺出,或左或右的幹著我的櫻桃小嘴,大叔一邊摸著我顫抖的雙乳,一

邊享受著極品美女為他口交的樂趣。

  而我只能發出「嗚嗚……」的悲鳴!

  濕潤的口腔中,大叔的陰莖正在不斷的長大,越來越堅挺,將我性感的小嘴

塞的嚴嚴實實,大叔也喘著粗氣不斷抽動著,同時叫喊著「「啊,啊,太他媽的

爽了,操死你的小嘴,哦!哦!,要射了啊」」

  我感覺到不對勁,拼命搖頭,趕緊用手推開他不讓射在我的嘴裡,可是我的

頭部被他死死抱住,應是將我的嘴按到他的陰莖根部,將整根龜頭都沒入口中,

突然龜頭一陣抖動,一股濃漿噴薄而出,直射到我喉嚨深處,精液源源不斷的注

入我的小嘴,足有一分多鐘才停止射精,大叔才意猶未盡的將龜頭拿出,由於嘴

裡被灌了滿滿精液,我顧不了那麼多,趕緊將嘴裡的精液吐出,誰知精液依靠其

粘性流淌到我性感的雙乳上,又從胸部滴到我跪著的絲襪腿上,形成一幅淫靡的

畫面。

  此刻我被大叔幹的嬌喘微微,脫離了龜頭的的侵襲,趕緊呼吸著新鮮的空氣。

  後面淫三看得欲火中燒,將我閃著晶瑩珠光的絲襪腿上的精液,塗抹均勻,

然後又將剩餘的精液塗抹到我性感的紅唇上,淫笑著說「「大美女,這可比你的

潤唇膏好用哦,哈哈」」,而我只能委屈的抽泣著,忍受他們的淩辱。

  突然,淫三又從後面摟住我的纖腰「大美女,休息夠了吧,接下來我要教你

新招了!」。

  我趕緊反抗「你又要對我做什麼?」,誰知他使出蠻力,硬是將我頭朝下的

倒掛著抱了起來,同時將他長滿斑點的雞巴死命塞進我的小嘴,一手按住我的頭

部,使其龜頭不至於因我反抗而拿出我的小嘴,另一隻手則托住我的纖腰,將我

隔著絲襪的小穴送到他的面前,只見他將整個頭都埋進了我的襠部狂舔亂啃,而

我只能向下亂揮舞著雙手,一雙超薄透明的絲襪美腿則在上面無力的搖擺著,嘴

裡只能發出「嗚嗚嗚……」的反抗聲。

  一旁的大叔都看呆了,羨慕的說「三啊,你小子真行啊,這招叫倒掛金鉤啊,

瞧這妞被你操的,不過我還是對她的美腿有興趣。」

  於是大叔從後面抓住我搖晃的絲襪美腿搭在他的肩上,像欣賞藝術品一樣瞅

著我的雙腿,嘴裡嘖嘖道「看這雙美腿,這線條,真是女人中的極品啊,最要命

的是還穿了這種高貴超薄的絲襪,哪個男的看到不想操一次,要是她能做俺媳婦,

俺保證天天能把她日的死去活來的」

  淫三一邊按著我的頭給他口交,一邊舔著我的小穴說「叔啊,這個大美女果

真是白虎啊,蜜汁又淌這麼多,吸都吸不完,哈哈今天便宜我了。」

  「要我說啊,這妞渾身都是寶,現在你占了兩個洞,後面的洞應該給你叔俺

了吧」,於是大叔又伸出他骯髒的舌頭舔起了我的肛門,幸好有絲襪的阻隔,他

才沒能把舌頭伸進我的肛門亂絞,只是在我菊花的四周狂舔,但就是這樣更加使

我酥麻,更加欲罷不能。

  我就這樣倒掛著被他們夾擊著,一個從前面埋頭狂舔我的小穴,一個從後面

亂添我的肛門,而我性感的小嘴則又被強行按住口交,意識逐漸模糊,我也不曉

得被他們搞了幾次高潮,清醒的時候我已渾身無力的躺在地上,嘴角還流著溫熱

的精液。面前堅挺的陽具似乎向我發出勝利的淫笑,而我不得不成為他們的胯下

之物。

  一直默不作聲只是玩弄我的乳房的傻二突然哭著說「「叔,你不是要大姐姐

給俺做媳婦麼,你騙人,怎麼只有你們在玩弄大姐姐啊,你怎麼玩俺的媳婦啊」」。

傻二像個弱智一樣哭著。

  大叔不耐煩的說「「現在大姐姐給你玩了,你的大姐姐現在屬於你了,隨便

你怎麼玩吧,別哭了好不好?」」

  傻二立刻不哭了,傻乎乎的說「「好,俺要玩大姐姐的大長腿,嘿嘿」」。

說著就將我閃光的絲襪腿扛在肩上,我躺在地上沒有一點力氣,只得任由這個弱

智玩弄,心裡好不羞愧,只見傻二在我一雙美腿上舔來舔去,當舔到腳面的時候

突然將我性感的高跟鞋脫下,將我的一隻絲襪美腳含在嘴裡使勁的吮吸,我使出

渾身力氣想掙開他的嘴巴「「不可以這樣,快放開我的腳啊,啊,好癢,別吸了

啊,啊啊啊……。」」

  傻二不但沒有放開我的雙腳,反而坐在地上將我的雙腿夾的鐵緊,另一隻手

在我的絲襪美腿上不停的揉搓,任憑我怎麼掙扎也沒用。可是在我不停的反抗中,

我的美腳還是無意的踢到了傻二堅硬的陽具,只聽傻二發出「「啊!」」的一聲

驚呼。

  旁邊的大叔和淫三趕緊問道「「怎麼了,這妞怎麼你啦?」」

  傻二好半天才說了句「「啊,好爽,大姐姐的腳碰到我的雞巴好爽」

  大叔淫笑著說「感情你小子也學會玩了啊,嘿嘿,我讓你這個大姐姐,給你

做絲襪足交好不好?」

  傻二高興極了「「好啊,好啊,我喜歡大姐姐的美腳,啊,好軟啊」」,傻

二將我的一雙絲襪美腳托起夾在他的雞巴上來回套弄。

  我本能的反抗「「啊,你這流氓,不可以這樣啊,快放手啊……」」,我無

力的掙扎著。

  大叔瞧見這淫蕩的一幕,托起我的臉「「是不是看到自己淫賤的雙腳給人做

足交會害羞啊,看,你美腳上的絲襪就要被精液玷汙了哦,哈哈……」我」

  我被他說的羞愧萬分,沒想到雙腳就這樣被一個傻子玷汙了。

  儘管這樣,大叔又亮出了那寒光閃閃的匕首,抵在我挺起的乳房上,威脅著

我說「「不想被傷害的話,就乖乖的用你這雙淫賤的腳,給俺傻二足交,如果五

分鐘不讓他射出來,否則我會把你的乳房割下來!」」

  我只得側過臉,為了身體不被匕首傷害,只得屈辱的接受這個事實。

  於是輕輕伸出我的絲襪美腳,一隻搭在傻二滾燙的龜頭上來回摩擦,另一隻

美腳則在傻二赤裸的胸膛上來回劃著圈,時快時慢,而傻二也享受著我美腳對他

的挑逗,享受這絲般的柔滑,心中的欲火被撩撥得不斷燃燒,而我腳底絲襪上也

能明顯感受到傻二龜頭滲出的粘液,我用這雙絲襪美腳極盡挑逗之能事,只希望

他能早點射精讓我擺脫這件苦差事,可是自己的雙腳異常敏感,在撥弄他的雞巴

過程中,我也體驗到莫名其妙的快感。雖然高貴的絲襪美腳被傻二所玷汙,心裡

又有一種說不出的興奮!

  不知不覺雙腳已經將他的龜頭夾住,然後來回套弄,而我面頰也出現點點紅

暈,嬌羞不已。傻二半躺著,雙手向後撐在地上,任憑我一雙靈巧的小腳套弄,

嘴裡直喊「「啊,大姐姐的腳真騷,幹你的腳就像幹屄一樣啊」」,我羞愧的側

過頭「「傻二,不許亂說,你趕緊射啊」」,傻二傻笑道「「哈哈,原來大姐姐

那麼喜歡精液啊,哈哈……」」。

  我才意識到剛才說錯話,忙解釋道「「不是,不是這樣子,只要你們不傷害

我,我什麼都聽你的」」。

  旁邊觀戰的大叔附和著說「「哈哈,這樣才聽話嘛,不過時間就剩兩分鐘了

哦,傻二再不射出來我可要把你這一對大奶子割下來啦,加油吧,小騷貨」

  我被他這麼一說著實嚇了一跳,雙腳不禁加了幾分力道,一雙絲襪美腳在傻

二的龜頭上盡情的揉、搓、磨、壓,在我一系列挑逗之下,傻二的龜頭終於漸漸

脹大,溫度也極具升高,我仿佛將一根熱源夾在雙腳之間,在我放肆的套弄之下,

傻二身體越來越顫抖,嘴裡說著「「啊,啊,要射了啊」」,說完龜頭在我絲襪

美腳之間一陣劇烈抖動,白色濃稠的精液噴薄而出,悉數射在我閃著瑩瑩珠光的

絲襪腳上肆意的流淌,同時在腳尖與傻二的龜頭間劃出一條長長的精液弧線,皎

潔的月光下顯得甚是淫蕩,無比的刺激。

  我看到自己一雙性感的美腳就這樣被玷汙,屈辱的淚水還是流了出來「「大

叔,你們都做完了,快放我回去吧,錢都給你,我不會報警的」」

  我本以為就這樣結束了,淫三卻拿著我的手機朝我淫蕩的說「「大美女,你

肯定不會報警的哦,看看這是啥哩?哈哈」」,原來淫三用我的手機將剛才我給

傻二足交的那一段都完整的拍下,視頻裡可以清晰的看到我一臉淫蕩的表情,如

果別人看到肯定不會以為我是被強迫的,而是一個淫蕩的妓女。

  我趕緊去奪手機,不料大叔卻拉住我的手說「「姑娘,只要你好好配合我們,

俺保證不會傷害你,手機也會還給你的,只要你聽俺的話」」

  「「那你們還要我怎樣?」」我害怕的問道。

  大叔一邊撥弄著我絲襪腳上的精液,一邊將我剛才踢下的高跟鞋穿上,淫笑

著說「「呵呵,俺們還沒有檢查你是不是處女哩,你急甚麼,剛才只是熱熱身,

好戲才剛剛開始哦」」

  果然我還是沒有逃脫被他們輪奸的事實。大叔說完就讓淫三檢查我的小穴,

剛才已經多次高潮的我,小穴隔著絲襪一張一合,粉瑩晶亮,淫三看著癡迷的說

「「哈哈,叔,今天真幸運啊,這是個好木耳啊,哈哈」」

  「「那就給俺狠狠的操!今天你幹屄,我來操小妞的後面,俺們給她來個人

肉三明治」」

  「「好嘞,今天有福嘍!」」,淫三拽著我秀美的大波浪披肩髮,硬是將我

拉了起來。

  我突然意識到難道我要被肛交、3P?,我也不知道自己此時此刻怎麼會想

到這些淫穢的詞語,但事實果真如此,我被拉起來站在大叔和淫三中間,他們分

別將我小穴和肛門位置的絲襪撕開個洞,挺著陽具躍躍欲試,我無奈被夾在中間,

一雙超薄絲襪美腿亂蹬亂蹭,可怎麼掙扎也無濟於事,我就像一隻待宰的羔羊,

歡迎到我的主題列看看唷

路過看看。。。推一下。。。

原PO好帥!愛死你了

原PO好帥!愛死你了

路過看看。。。推一下。。。

發這文真是他XX的是個天才

Thanks for sharing

感動!我哭哭!但不代表我娘炮~~~~~

路過看看。。。推一下。。。

上一篇:檳榔西施(1-7)